您当前的位置 :新闻中心 > 辽宁新闻 正文
剖宫产手术 膀胱出现8厘米切口
事发抚顺市中心医院 鉴定结果为四级医疗事故目前正在调解中
http://www.syd.com.cn   来源: 辽沈晚报  2017-11-11 08:32
分享到:
更多

  

 

  吴月提供的抚顺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中表述:产生膀胱损伤,阴道裂伤后果与医方上述过失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属于四级医疗事故。本人供图
 

  10月怀胎,一朝分娩,对于25岁的吴月(化名)来说,宝宝是上天送给她最珍贵的礼物。

  而令她做梦也没想到的是,就在宝宝出生时,抚顺市中心医院医生对其进行剖宫产手术时,造成吴月阴道撕裂、膀胱撕裂,膀胱后壁长约8cm纵形切口。情况危急,吴月被送往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进行紧急治疗。

  在吴月提供的抚顺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中明确表述:产生膀胱损伤,阴道裂伤后果与医方上述过失有一定的因果关系。属于四级医疗事故。

  吴月说,这次医疗事故,对她伤害太大,在一份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的病例中显示:吴月需要“坚决避孕”。由于膀胱损伤,导致她憋不住尿,甚至10分钟去一次厕所。

  抚顺市中心医院表示,医疗事故一事属实。目前抚顺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介入调解。

  从顺产到剖宫产

  痛苦才刚刚开始

  “破水了,赶紧上医院。”直觉告诉吴月,她要生了。

  2017年1月11日凌晨,躺在床上已经入睡的吴月突然感觉到肚子不舒服,根据之前孕检时从医生那儿学来的经验,她觉得自己“要生了”。

  吴月赶紧推了推丈夫,说明自己的身体状况,两个人一秒钟也没耽搁,驱车赶往抚顺市中心医院,因为母子的安危对于一家人来说,太重要了。

  到了抚顺市中心医院,吴月接受了全面检查,“医生说我体征正常,孩子的大小都符合顺产的条件”。

  吴月说,她之前从一些书上学到,如果第一胎选择顺产,对自己和孩子都有好处,生第二胎的时候,不良的风险也会降低许多。

  吴月回忆,1月11日早上8时30分进入产房,身体的疼痛让她感到十分焦虑和不安,“大约10点多了,分娩室里的医生给我扎了一针催产针。”又过去两个小时,吴月的肚子依然没有动静。

  中午12时,吴妈妈进了分娩室,看见有家人进来,吴月的心情稍稍放松了一些,吴妈妈不停地安慰女儿,希望能减轻生产带来的痛苦。

  “那时,医生说我开5指了,可以用力,可是我一用力,就有大便。”吴月说,她当时的处境尴尬又痛苦。

  在抚顺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争议的焦点提到:患方认为,医方拒绝剖腹手术,直至孩子和吴月本人有危险才紧急转入手术室剖腹。

  “胎头停滞,时间长,不往下走,这些都是我后来才知道的。”吴月说。

  孩子出生

  妈妈膀胱被切开

  当日下午2时30分,吴月被送进手术室进行剖宫产。“医生给我进行麻醉,但是我大脑很清醒”。

  孩子生了,吴月深深地吸了口气,心里的大石头终于落地了。

  吴月说:“我认为手术正常进行,但医生的表情有些不对,当时还不知道,我的膀胱被医生切开了。”

  紧接着,前前后后进来几拨医生,吴月当时听到妇产科孟主任说“膀胱后壁开了”,泌尿科医生也来了,“他们站在我身旁,研究了一会儿,说怕缝不好。”

  吴月听不太懂那些医疗术语,她心里判断,自己出事了。以至于她在抚顺市医学会医疗事故技术鉴定书争议的焦点中提出:事故发生后,医生并没有立即告知家属。

  膀胱破裂12小时

  被送往沈阳医治

  膀胱破裂12小时,吴月从抚顺市中心医院被送往位于沈阳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进行治疗,从吴月提供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入院记录上明确写着:患者12小时前于当地医院进行剖宫产手术,术中发现膀胱损伤,请当地医院泌尿外科会诊,会诊后无法处理,遂来我院急诊就诊。于我院急诊行泌尿系增强CTU检查。诊断为膀胱破裂。患者神志清楚,留置导尿中,尿液可见明显血液。同时确定诊断,阴道撕裂。

  手术室的大门隔着两个世界,门里,接受急救的吴月在与意外抗争,门外,一家人焦急地等待……

  “膀胱破裂修补术”“阴道壁撕裂修补术”,头一天晚上11时进手术室,第二天清晨6时出手术室。

  在吴月提供的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膀胱破裂修补手术记录中明确写有:“膀胱后壁见长约8cm纵行切口。在另一份阴道壁撕裂修补术手术记录中写有:膀胱后壁与阴道前壁有部分缝合,局部可见撕裂,沿子宫峡部向下,在子宫膀胱反折处可探及纵向撕裂口,长约7cm,与阴道相通”。

  再次醒过来时,吴月看见的不是刚出生的宝宝,而是自己躺在病床上,肚子里插了两根管子。“每天抽血,4天没有进食”。

  而后又出现尿血便血、腹痛。而这一切的痛苦,对吴月来说她都可以忍受,但是她至今遗憾的是,由于这起医疗事故,导致她不能在产后第一时间给孩子哺乳。

  “孩子出生后进了抚顺市中心医院的保温箱,我在沈阳住院,孩子没有喝过一口母乳。”吴月说。

  从事发到至今,几个月过去了,而抚顺市中心医院造成这起医疗事故带给吴月的影响却没有消失,“每到阴天下雨,我10分钟去一趟厕所,有尿就得去,根本憋不住。”吴月说。

  鉴定四级医疗事故

  医方承担轻微责任

  2017年8月30日,抚顺市中心医院与患者共同委托抚顺市医学会对诊疗是否正确,组织医疗事故鉴定。

  在鉴定书中体现出:患者认为剖宫产手术中手术刀将完好无损的膀胱切坏,子宫破损严重,导致宫口被吊很高,内检时无法暴露宫口,再怀孕有子宫破裂风险。医生责任心不强,严重失职……

  抚顺市中心医院则认为,手术中未出现血从腹部切口喷出,因有手术单覆盖,患者看不到手术切口,膀胱裂伤是术中第二产程胎儿头下降停滞致使子宫及阴道组织弹性下降,取胎儿头困难造成的并发症,不是手术失误。患者有阑尾脓肿穿孔手术史……增加手术难度,是否再要二孩需要专家鉴定。

  2017年10月18日,鉴定会召开,分析意见为:根据目前材料不能证明患者失去生育能力,患者阴道试产及剖宫产均有医学指征,符合医疗常规。患者膀胱损伤、阴道壁裂伤与患者试产时间长,宫颈水肿,弹性降低有关。另外,医院方对产生后果的估计不足,预防措施不充分。综上所述,膀胱损伤、阴道裂伤后果与医院方上述过失有一定的因果关系。

  最终得出结论:吴月本次的病例属于四级医疗事故,医方承担轻微责任。

  抚顺市中心医院:

  医疗事故属实

  医调委正在调解

  11月9日下午,抚顺市中心医院对记者针对此医疗事故的求证表示,这起医疗事故存在属实。目前抚顺市医疗纠纷人民调解委员会正在调解,如果调解不成可以走司法程序。

  但记者求证患者提出的“膀胱破裂后造成患者所述“尿频”“尿急”“10分钟一趟厕所等症状”从医院角度是否认可?

  另外,患者在中国医科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诊断“坚决避孕”做何理解?医院在出现医疗事故后是否做出相应的调查了解以及如何防止此类事故发生等问题,抚顺市中心医院并未做出回应。本报将继续予以关注。
辽沈晚报、聊沈客户端记者王鹏李莹

编辑: xw02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沈阳网官方微信(sydcomcn)
相关新闻: